媒体聚焦

【教育导报】器官捐献协调员薛瑾:搭起生死转换之桥

本报记者倪秀 《教育导报》 2017年第43期(总第3060期) 第4版 副刊版

2017年05月09日 浏览量: 评论(0) 审核: 供稿: 字体:

 

  如今对大众而言,“器官移植”已不再陌生,它是指将器官用手术的方法,导入另一个个体的某一部分,以替代原已丧失功能的一门技术;而“器官捐献协调员”这个职业,对大众还是个新词,选择这个职业的人就更是稀少。而薛瑾,正是这个职业的“尝鲜人”。出生于1991年的她,是西南片区第一位器官捐献协调员,也是全国第一批器官捐献协调员。

奔走在生与死之间

2009年,四川省人民医院建立器官移植中心并完成省内首例器官捐献手术,但那时并没有全职协调员,请公证员见证、来回奔走协调直系亲属签字等事项全靠医生自己完成。2011年,中心主任杨洪吉向医院申请配备专职协调员时,恰好被当时在医院实习的薛瑾听到,她立刻向杨洪吉毛遂自荐。

劝告悲痛中的患者亲属捐献器官,这在常人看来是个尴尬又残酷的角色。一开始,薛瑾遭遇家人反对。“但我就是想试一试。”

正是这份勇气,让薛瑾入了杨洪吉的“法眼”。杨洪吉说,当时也有很多人来申请这个岗位,但他觉得薛瑾最有热情,而她又是学的护理专业,比较适合这个岗位。

在我国,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器官是唯一合法的器官捐献使用方式。自2010年3月我国启动器官捐献试点工作起,器官捐献协调员这个新职业便诞生了。联系“潜在捐献者”的家属,宣讲有关政策法规,协助完成捐献手续。……“帮助逝去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。”这是薛瑾对自己工作的理解。

当上器官捐献协调员后,薛瑾才发现这个岗位并不轻松。

2012年,薛瑾第一次跟患者家属沟通器官捐献。“当时特别紧张,去之前一直在想应该跟家属说什么,怎么说才能让他们接受我。”幸好,家属的捐献意愿比较强,薛瑾的第一次劝说还算顺利。

但接下来的10多例,薛瑾遭遇连续失败。“有各种各样的原因,传统观念、风俗习惯、旁系亲属的反对等等。”

薛瑾回忆,曾有一个家庭来了20多名亲属。“这么多人盯着你,心里真的很慌。我跟直系亲属在屋子里谈,就看到外面的其他亲属一直朝他们摇手,让家属不要捐献。后来,我发现这个策略不对,我应该一个人直接面对整个家族的人。”

“移植协调员工作复杂,其中社会工作部分难度最大,富有挑战性。”杨洪吉告诉记者,因为薛瑾工作的出色,他们认为职业教育的培养在这种特定工作职位中具有优势。去年6月,他又带队来到成都职业技术学院,在当年的护理专业应届毕业生中招聘了5名准器官捐献协调员。

“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移植手术,不知道谁会捐献出来,也不知道哪里会有器官匹配。”薛瑾说,因为器官移植手术几乎都是突发性的,而且容不得耽搁,因此和移植相关的医务人员必须随时做好工作准备。

确认器官质量后,5:30买机票,6:03从医院出发,6:30到机场,6:33薛瑾奔跑到柜台,与机场方面协调器官运营的绿色通道……这就是薛瑾的工作节奏。

去年国庆节期间,医院移植中心50多名医护人员连轴转,完成了10台器官移植手术,薛瑾和医院的另外8名协调员放弃了假期,为手术的顺利完成而奔波于各地。“7天假,我没有一天休息,走遍了省内各条高速,每条高速还给大家进行路况实时播报,有时凌晨实在不行了就直接停在高速路边上睡觉。”薛瑾笑着说。

“他们搭起生死转换之桥,让逝者的生命延续,让重症病人获得重生,就像天使一样。”杨洪吉说。

充当爱的中转站

至今,薛瑾已亲自参与协调了四川省人民医院120余例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工作,成功完成脑死亡器官捐献肾移植200余例、肝移植100余例。

器官捐献协调员总是承担着搭建两个家庭之间桥梁的工作,也常收获感恩与感动。

薛瑾说,3年前,云南一例受体得到来自四川的肾脏供体,起死回生,为表达谢意,这位母亲在两年来的每个周一,每个节假日,都会给薛瑾发来一条微信问候,传递她的感恩之情。

“若能相遇,我相信这双眼睛还会认出我!”一位母亲捐献了逝世女儿的眼角膜后,发给薛瑾的这则短信至今让人动容。在我国,器官的捐献是无偿的,并且对捐献双方采取“双盲”原则,即捐献方和接受移植方都不能知道对方的信息,他们之间的沟通全由协调员转达。

“很多捐献者的亲人都会问我接受移植的人过得好不好,他们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亲人生命的延续。接受移植的病人和家属也常让我转达对捐献者家人的问候。”薛瑾说,器官捐献协调员是生命的参与者,见证着死亡与新生,同时也是爱的中转站,传递着温情和希望。

2014年的一天,医院重症监护室10号病床的患者宣布脑死亡,家属同意将器官捐献,肝脏被移植到了同医院另一位患者身上。12个小时后,受体手术结束,住进监护室,正好被安置在了10号床。

“12个小时前,一个生命逝去,12个小时后,一个生命重生,也许那位捐献者已经被火化,甚至家属已带着骨灰盒正在回家的路上,而在这里躺着的人则会带着捐献者的器官延续生命。”站在病床前的那一刻,薛瑾内心澎湃。

那天过后,薛瑾对生命有了新的感悟。“我们其实是生命的参与者,见证着死亡与新生、绝望与希望、放弃与坚守、欣慰与感动,用他们的生命来感悟自己的生活,好好活着,能够在身后帮助别人也是一件快乐的事。”

 

原文链接:http://jydb.scedumedia.com/DocumentElectronic/doc-2418.html

更多

相关文章

  • 没有相关内容!